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5月15日

张国荣智取西门伪军47支步枪

■孙洪如 张小毛

1944年夏天,中共丹阳太平区区长张国荣组织区大队和地方游击队智取了丹阳西门外西王庵恒心堂日伪军驻地的枪支。

据当事人陈良介绍,原靠近丹阳的姜埝乡属茅东县太平区领导。但姜埝乡中队缺少枪支弹药,不能正面与日伪军较量,只能开展游击战。张国荣区长经常对姜埝乡中队指导员王九令说:“我们要摸清丹阳城内敌情,奇袭敌军,缴获武器,扩充我军装备。”王指导员听取指示后,就找两面派伪乡长张某谈话,要他及时汇报敌情,不许虚报,注意保密,否则后果自负。为了正确地掌握敌情,王指导员又要求乡中队长梅金德做好伪军侦缉队员张良清的工作。组织上要求张良清“身在曹营心在汉”,以特殊身份了解敌情,随时汇报。由于王指导员和梅金德做好统战工作,终于摸清了丹阳西门外西王庵恒心堂内的敌伪军卢鸿亮中队与外地保安队调防的底细。当时伪军驻防的部队已撤走,接防的保安队尚未到齐,秩序混乱,如果趁虚袭击,定能缴获一批武器。王指导员与姜埝乡乡长丁立诚商量,决定立即向区委汇报。刚好区公所驻扎在绕庄桥塘圩村。张区长听了汇报,立即召集太平区区大队指导员陈良和区大队长吴金荣开会研究。经过分析,认为区大队缺乏短枪,难以取胜。正巧,茅东县政府和县警卫营部驻扎在离塘圩村二里路的后背庄上。张国荣区长即前往请示,县政委周锋同意这次行动计划,并一再指示,战必胜,攻必克。

为确保智取枪支成功,整个战斗由张国荣区长指挥。警卫营干部丁俊和贡金林率短枪班战士张敖孝等数人和区大队长吴金荣一起,带20响驳壳枪和短枪,前往张巷村丁立诚乡长家里,进一步分析敌情。同时,区民政股长岳万寿于当天下午将培棠乡干部赵振华、岳无忌、岳书林和全州乡干部、中队长唐乔根召来参战。此时,姜埝乡乡长丁立诚、指导员王九令、民兵中队长梅金德、游击队员尹黑皮、吴树金等早已在等候。陈良带领区大队一个班,遵照区委指示,于午饭后带武器弹药往离城二里路的仙台观庙内集中待命。张区长作了战斗部署,决定兵分三路进军:一路挺进西门外西王庵恒心堂,围攻敌营;二路在西门河沿把守老西门桥;三路埋伏在杨家庄东部的山下,正对新西门岗哨监视敌人行动,发挥阻击、防御作用。张区长和陈良、岳万寿三人巡回活动,随时接应,以防突变。区委还明确指示,指导员王九令、梅金德、尹黑皮三人为向导,各负其职。王九令带领其他乡干部截住老西门桥,监视敌情;梅金德佯装老百姓与西王庵恒心堂驻防哨兵搭讪,攀亲道故,开玩笑,县警卫营丁俊同志跟在梅金德后面,相机行动;尹黑皮带领贡金林等埋伏在恒心堂周围,伺机接应。

整个奇袭工作就绪后,丁俊见梅金德已在与门哨说话,便把枪藏在元宝篮里,飞步上前用短枪顶住哨兵胸膛,厉声喝道:“不许动,快缴枪!”梅金德随手夺下哨兵的枪。丁俊一枪打伤了哨兵。尹黑皮、贡金林和其他短枪班人员,迅速从恒心堂东弄冲进。恒心堂的伪军有的在午睡,有的刚醒,有的在洗脸,见有人冲进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傻眼怔着。贡金林和尹黑皮用枪对着他们喊道:“不要动,统统地举手缴枪!”伪军这才如梦初醒,吓得面如土色,手足无措,只好乖乖地举起手来。此时,县警卫营和区大队战士飞快取下挂在墙壁上的枪支,手提肩背,胳肢窝里还夹着,每人都拿了好几支。他们出了恒心堂,见到老百姓就请他们帮着背枪,并快步走进老西门外大街。大街上挤满了人,影响战士们的去路。为了赶快撤离现场,梅金德就朝西门城门口放了一枪,高喊:“老乡们快快让路,我们是新四军。”老百姓听到枪声与呼喊声,立即像潮水般让出一条道路,让战士们很快通过。埋伏在土山下的区大队,听到西门的枪声与人们的喧哗声,又见战士们朝西门外直奔,知道大功告成。张区长命令朝西门城门口发射排枪,“哒,哒,哒”一阵枪声,吓得哨兵连忙关闭城门。城头上,敌人的机枪声和小钢炮声顿时响成一片,好像是在给战士们放“礼炮”送行呢!参战人员避开敌人的枪炮射击,顺利地撤离了西门,返回宿营地。这次缴获了伪军长枪47支,野鸡枪1支。张国荣区长看到全体指战员从伪军驻地缴获这么多枪支十分高兴,代表中共太平区委给予表扬和慰问,中共茅东县委也通报了这次战况。

经区委研究决定:所缴获的长枪上缴给县警卫营18支,其余的枪支分发给姜埝、培棠、全州三个乡中队,手中有枪,何惧豺狼,从此太平区的抗日战斗节节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