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5月15日

出了车祸安全气囊没有弹出,宝马车主女儿:

“没想到我也会坐上引擎盖维权”

本报记者 马骏

在追尾事故中车头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宝马车。

杨女士自己找汽修厂对事故车辆进行检测,故障码显示:前乘安全气囊第一档电阻过大。

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

记者 马骏 摄

 

 

5月10日,丹北镇一家茶餐厅内,杨女士和丈夫李先生满脸倦容。在距离这家茶餐厅不远的一处厂房内,停放着一辆车头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宝马车,车主是杨女士的父亲,平时主要是杨女士在使用。从今年3月份起,杨女士一家多次来到丹阳宝德4S店讨说法,“这件事牵扯了我们太多的精力,很多时候连工作都顾不上。”

杨女士自己做蛋糕生意,父母在丹北镇经营着一家生产锯片的小工厂,丈夫平日里两头跑,帮衬着她与父母。虽说忙碌,但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去年2月,父亲为杨女士在丹阳宝德4S店花费约28万元购买了一辆宝马X1,其中裸车价为24.5万元,另外还有装潢费、金融服务费及保险费用。但让杨女士一家没想到的是,购车不到一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安全气囊一个也没有弹出

事故发生在今年1月9日下午,当天,杨女士的丈夫李先生开着自家的宝马车,载着叔叔等几位亲戚去镇江医院看望刚做完手术的岳母。回程途中,沿镇江新区金润大道由西向东行驶至珠峰路路口附近时,追尾撞上了一辆重型普通货车尾部,导致车头被撞得面目全非,前挡风玻璃碎裂。这一事故造成后座上的两位亲戚肋骨多处骨折,而受伤最严重的是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叔叔。“发生事故后,我转头一看,发现叔叔的脖颈处已被玻璃划开,不停地在往外冒血,连喉管都依稀可见。”回忆起当时的一幕,李先生仍心有余悸。

随后,救护车把李先生的叔叔送往市人民医院,由于伤情严重,当晚,医生让家属签了病危通知书,并转院至镇江的江苏大学附属医院。“当时,医生说我叔叔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杨女士说,“到镇江后马上住进了ICU病房,好在经过治疗叔叔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虽然叔叔保住了性命,但让杨女士不能理解的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车损严重,为什么车里6个安全气囊一个也没有弹出?如果弹出的话,叔叔也不至于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在杨女士提供的一份重损车处理提示函中,记者看到,由于事故车辆损伤严重,修复后严重贬值,保险公司建议推定全损,即将残车交由保险公司处理,保险公司按车辆的实际价值(裸车价)进行全部赔偿。

她选择坐上了汽车引擎盖

4月19日,在丹阳宝德4S店内,杨女士坐到了一辆宝马车的引擎盖上。“那时‘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事件刚刚发生不久,没想到我也要以这样的方式去维权。”杨女士说。

杨女士告诉记者,实际上,在事故发生的当天下午,她与丹阳宝德4S店进行了联系,当时,4S店方面的态度很是诚恳,甚至提出要到医院去看望其叔叔。

3月初,叔叔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后,杨女士便与丈夫来到丹阳宝德4S店,打算就赔偿问题进行协商。杨女士提出,4S店应赔偿她叔叔的医药费、误工费等,这一诉求遭到了4S店的拒绝。4S店方面表示,安全气囊没有弹出的原因需要进一步调查,因此暂时无法与杨女士就赔偿问题进行协商。

之后,杨女士再次与家人来到4S店讨说法无果,僵持之下,杨女士将事故车辆拖到了4S店门前。4S店选择报警,在民警的协调下,4S店方面承诺,两周后,北京分公司的技术专家会到丹阳来,对杨女士的车辆进行检测。

3月20日,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技术专家对事故车辆进行了检测。杨女士说,4S店方面表示大约需要两至三周才能出具检测报告,然而,三周时间过去了,她依然没看到报告。“4S店一拖再拖,每次打电话询问都推说下周。4月19日,我无奈选择坐上汽车引擎盖。”杨女士说。

由于迟迟没有检测报告,双方在相关部门的调解下进行协商。杨女士提出,4S店应在医疗费、精神损失费以及金融服务费等方面作出补偿,金额为8万元,4S店方面则坚持无法补偿现金,只能通过类似优惠保养“礼包”的形式进行“关怀”,由于双方分歧过大,协商未能达成一致,调解于4月30日终止。

五一小长假期间,杨女士和家人再次来到4S店,其中5月2日,杨女士丈夫的叔叔和4S店员工发生了口角和肢体冲突,针对这一事件,在一份调解协议书上,记者看到处理结果是丹阳宝德4S店某员工向杨女士丈夫的叔叔赔礼道歉,并赔偿医药费1000元。

事故车辆属于“召回车辆”

4月下旬,杨女士的一位朋友告诉她,网上有召回部分国产及进口宝马汽车的消息,原因好像涉及安全气囊,于是杨女士赶紧上网查询,发现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及宝马(中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的要求,决定自2019年8月30日起,召回2014年1月2日至2017年10月16日期间生产的部分国产华晨宝马以及2000年4月5日至2018年2月21日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宝马,此次召回范围内车辆的安全气囊装配了高田公司生产的未带干燥剂的硝酸铵气体发生器。在安全气囊展开时,气体发生器可能发生异常破损,导致碎片飞出,伤及车内人员,存在安全隐患。

杨女士通过车辆的车架号,查到她家的宝马车就在召回之列。“虽然召回的原因不是安全气囊不弹出,但确实和安全气囊相关。”杨女士说。

5月3日,杨女士终于看到了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报告结尾处写着:“综合现场检查及车辆数据信息,未发现车辆安全气囊系统存在相关技术故障或者质量问题。”

“当初4S店说让北京分公司的技术专家来检测时,我就觉得不妥,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对于那份检测报告的结果,我并不感到意外。但是,安全气囊系统没有问题怎么会被召回?”杨女士说。

4月份,杨女士也找了一家汽修厂,用电脑解码仪对车辆进行了检测,故障码显示:前乘安全气囊第一档电阻过大。杨女士从网上查询得知,电阻过大将会导致安全气囊无法打开。

“实际上,不论是4S店提供的那份检测报告,还是我自己找汽修厂检测的结果,都无法作为证据。”杨女士说,“只有委托我们和4S店都认可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来进行鉴定,出具的检测报告才有用,但国内能做汽车质量鉴定的权威机构并不多,而且花费不菲,需要10多万元。对我们来说,不查不甘心,查的话代价又太大,实在是两难。”说完,杨女士叹了口气。

对于此事,丹阳宝德4S店公关部沈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杨女士想找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鉴定,4S店方面没有异议。我市江苏万善律师事务所的丁斌律师表示,从以往的诸多类似案例来看,检测费用一般按照“谁要鉴定谁付费”的原则,如果经检测车辆没有质量问题,那么检测费用需要杨女士承担,但如果经检测车辆确实存在质量问题,那么检测费用则由宝马方面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