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3月15日

江南的冬天

■吴文安

现在已经是春天,但我再次翻相册时,还会想起冬天。我只完整地经历过江南的冬天。

江南的冬天相比较北方而言,是可人的。虽然也会有暴雪寒冷的天气,但是或许明天就是晴空万里。江南的冬天,能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寒冷的冬天。天气好时,运动过后会出汗,仿佛在经历春天;夕阳温暖明亮时,又会怀疑这是不是秋天。想必江南的冬姑娘是温柔的,她在晚秋才徐徐到来。

江南的冬天不单单是天气可人,景色也是同样可人的。苏南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冬季平均气温在0℃以上。在这种气候下的植物,享受着气候与丰泽水源的优势条件,在冬天也依旧不败不枯。早熟的月季茶梅会抢先一步穿上盛装,让你在灰绿灰绿的灌木丛中眼前一亮;腊梅自然是艳压群芳的,那充满热情的花朵、遒劲有力的枝干、若有似无的香气总是牢牢抓住了人们的眼与鼻。小草虽不如夏天那般茂盛蓬勃,却也绿得欢喜。若是晴天,老人们会抱着孩童出来晒太阳;猫儿也会慵懒地在路上梳理皮毛。若是下雪,肯定比不上北方,但一定比中原或是更南边要壮观得多。雪并不天天下,也并不是天天阴天,这样的天气变化似乎带着韵律。

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品味江南的冬天了。我最喜欢的有关江南冬天的诗文,是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开篇里的“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不似柳宗元笔下“千山鸟飞绝”那般萧索,而是令人觉得,这番美景被我独占了,虽有些寂寞,但并不孤独。张岱随着船行观赏天、云、山、水,皆是白茫茫浑然难辨,使人唯觉其大,而自身渺小。这与苏轼客人说的“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有着相同感慨。张岱观雪后下船,遇见“更有痴似相公者”的湖上知己,虽是他乡游子,萍水相逢,后约难期,但这样的记忆,在日后回想起来,也是不可与外人道也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