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8年12月17日

播下“青苗”,期待花开

后巷中心幼儿园 张丽华 荆霞

后巷中心幼儿园专门成立了以青年教师自主成长、相互砥砺为主题的教师专业成长共同体——“青苗工作室”,我们精心播下“青苗”,真诚期待花开……

袁老师是这次新招的老师中学历最低的一个,其貌不扬,高中毕业,没有工作经验。一次巡视孩子午睡,她值班,等孩子们都睡着了,她就专心地边看笔记边捣弄电脑。我问她在干什么,她腼腆地说:“上次培训的PPT制作我很感兴趣,我想孩子们肯定也喜欢,我没学过,只能笨鸟先飞,多练习练习……”一个月后,在新教师“亮相”展示课上,袁老师让我们刮目相看了,组织的绘本语言活动活泼有趣,课堂效果非常好,而从头到尾用自制的PPT演示,也是可爱极了。

陈老师是这次招聘教师中学历最高的,江苏大学本科,温言软语,能说会道,很招人喜欢。适应期过后,在“新教师个人规划”谈心会上,我让老师们各抒己见,陈老师第一个举手说:“原以为江大的本科生做个幼儿园老师绰绰有余,真到了幼儿园一线工作后,才知道自己与别人的差距有多大。真心希望园长能给我压担子,有压力才有动力,我不怕苦。”幼儿园条线工作月反馈中,陈老师自知专业能力薄弱,极力要求参加幼儿园的“青苗工作室”,每天中午不休息,勤练美术基本功。她家里还特意买了钢琴,自己找钢琴老师教。在短短的一年中,她又自学考了学前教育教师资格证。

姜老师原来是城区某民办园的“强将”,班级管理得井井有条,但经常会“嗓门高”,于是,我有事无事就到她班级里“溜达”,时间一长,她主动找我谈心:“原以为凭自己几年的工作经验,到农村幼儿园工作不成问题,但这段时间下来,我觉得自己没有优势,我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让孩子们真正爱上我……”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看到了她的变化,我当初的担心也慢慢变成了放心。

长期以来,农村学前教育师资薄弱,青黄不接问题十分严峻。我们的青苗工作室由全园35岁以下青年教师自主报名参与,以学习、培训、研讨、展示为一体,以项目化、小组化工作为抓手,力争通过三至五年时间,让一大批青年教师脱颖而出,提升后巷幼儿园整体凝聚力与竞争力。

对一名新教师来说,如何快速有效地向一名有真功夫的教师靠拢,在实践中慢慢形成自己的“个性经验”,是一门学问。青苗工作室其中一项抓手,便是大力开展师徒结对互帮,以老带新,以新促老,全面带动师徒双方“教学相长,共同成长”。

实践告诉我们,农村幼儿园管理没有固定的模式,新教师队伍发展是一个现实而又迫切的问题。很多教师并非科班出身,没有值得骄傲的基本功,但我们给她们机会,给她们平台,给她们信任和帮助,她们就会在幼教天地里争相开放,迸发出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