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8年12月17日

在“四个一批”工作法的推动下,一批有污染的产能先后被多个高质量经济增长点取代

吕城化工涂料产业正在发生“化学反应”

本报记者 周德传 通讯员 吕宣

近日,位于吕城镇的丹阳市禾珺坊园艺有限公司接到了一笔海外订单,这是公司从化工涂料行业转产新项目后接到的第一单海外业务。“禾珺坊园艺的前身是江苏科特涂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董隽告诉记者,公司关闭化工涂料生产线后,经过研发论证,新上了功能花盆项目,该项目还申请了发明专利,这单海外业务是公司产品在一次展销中获得的。

从化工涂料到园艺产品,科特涂饰的成功转型是化工行业整治中吕城镇部分化工涂料企业转型求出路的一个缩影。吕城镇党委书记崔晓俊介绍:“去年以来,吕城已有一批化工涂料企业完成了项目转产。引导化工涂料企业转型走新路是吕城在化工涂料行业整治中推行的‘四个一批’工作法的重要内容之一。”

崔晓俊说的“四个一批”,是该镇对化工涂料企业分类执行的“转一批”“升一批”“走一批”“关一批”四大举措。据悉,我市的化工涂料企业主要集中在吕城,化工涂料也是该镇五大传统支柱产业之一,“四个一批”工作法既按上级要求推动吕城化工涂料行业整治行动落到实处,也为不少企业拓宽了出路。

“转一批”,即帮助有新项目在谈的企业尽快实现从化工涂料行业转身。

截至目前,全镇化工涂料企业有近四分之一实现了原地转型。其中,永合化工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从浙江引进合伙人,拆除了化工生产线的永合公司以厂房等固定资产入股新项目;宏源化工有限公司通过延伸产业链,从一家配套玩具车用漆的化工涂料企业转型为儿童玩具车专业生产商,目前,企业的研发团队和市场设在澳洲,生产基地留在老工厂;伊特化工有限公司从化工涂料行业转型园艺项目,去年投产以来,正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崔晓俊一边看着今年1~11月全镇经济发展分析报表一边告诉记者,随着一批化工企业的转型,一批新项目在吕城落户、建设、投产,原先有污染的产能正在被一批高质量经济增长点取代,为全镇发展打开了更大的空间。

“升一批”,即通过技术更新和装备升级实现化工涂料企业达标排放。

采访中,伍州涂料有限公司负责人陈辉用最直观的产品对比展示了公司产品升级成果。旧产品油性涂料一开盖便散发出了刺鼻的味道,而工艺升级后的新产品水性涂料凑近了也几乎闻不到异味。“水性涂料里面VOC的含量只有2%~3%,其他全部用水或者固体材料,非常环保。”陈辉一边展示一边向记者介绍。

该镇分管工业经济的副书记杨海州说,伍州的变化是吕城部分化工涂料企业开展技术升级的一个典范,目前,像这样的企业全镇有三四家,这些企业规模大,资金和技术实力强,一方面,通过装备升级,生产实现管道化、密闭化、智能化;另一方面,通过技术升级,研发水性涂料替代油性涂料,从源头上解决产业污染。

“走一批”,即鼓励有市场的企业走出去入驻化工园区发展。

走出去,需要企业当家人有重新创业的勇气。现代实业有限公司老总卢炳芳已经50多岁了,像他这个年纪的老总还有不少,但为了完成污染治理大计,该镇的化工企业老总还是选择了理解和配合,卢炳芳就带头将生产设备拆除迁往了天津。同时,吕城镇及时帮助企业解决在走出去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银海镍铬化工有限公司在落户时遇到困难,该镇专门成立工作组多方协调,今年4月,银海正式落户镇江大港化工园区。截至目前,吕城镇的日月漆业有限公司拆除设备后已经将生产业务全部转移到了天津化工园区;科达化工有限公司、凯林化工有限公司落户到了涟水化工园区;日强化工等三家企业也在安徽找到了落户园区。

“关一批”,即对部分层次低、市场小的化工涂料企业坚决关闭。

在这轮化工涂料行业整治中,一方面,吕城的企业老总表现出了良好的大局意识和政治素养,配合政府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另一方面,该镇切实做好政府关怀,不但向企业发放了一封慰问信,还到每一家化工企业走访,听取诉求解决实际困难。接下来,针对关闭的企业,该镇还将帮助企业盘活闲置厂房资源获取收益。

“无情的政策,有情的操作。”化工涂料行业整治以来,该镇的化工涂料企业老总一致这样评价“四个一批”工作法。